老少年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6-17 15:40
秋花中的雁来红,别名老少年,大概因为它叶老经霜之后,越泛 越红,显得年少之故。我国北方和西南各省,听说健康的老年人很 多,有的已超过了一百岁。前年苏州市来了一位四川的高僧,法名虚 云,年已一百十四岁,腰脚仍然轻健;曾在西园寺中小住,善男信女 都纷纷前去顶礼,阊门外留园马路上踵趾相接,终日不断,还有许多 好奇的人也来凑热闹,都要看看这位老寿星。
在苏联,像这样的老年人也很多,据哈尔科夫大学生物科学研究 所调查所得,年在九十岁以上的竟有四万人之多,就中妇女占四分之 三,而一百岁到一百十岁的有四千四百二十五人,超过一百岁的也有 七百十七人。他们所以长寿之故,都是为的爱劳动,多吸新鲜的空 气,而又没有烟酒的嗜好,所以心脏和神经都很健全。
据该研究所一九五三年的调查,阿塞拜疆共和国一个集体农庄的庄 员艾华卓夫,已有一百四十三岁,他的老妻莎娜,已有一百二十岁,而 他们的女儿大丽也已到达一百岁的大关了。他家子女、孙、曾和玄孙等, 共有一百十八人,真的是人丁兴旺,福寿兼备。老艾虽已一百四十三岁, 而仍在集体农庄中工作,也足见其老当益壮,可算得是个老少年了。
我的朋友中也有不少老少年,如年逾十的陈冷先生,能在自己园子 里拔野草,劳动如故。年已七十有八的谢瑞山先生,独自培养着四十多盆名 种兰蕙;并能从拙政园徒步走到虎丘,游了山依旧徒步而返。年已七十有六 的丁働?先生,去春曾单身往游黄山,■都峰,这真不愧是老少年了。
“祖国已经年青了,我们还会老么?”我敢代表这几位老先生这般 说,而我这六十一岁的小弟弟,还常常把这句话鼓励自己,只当自己 是一十六岁呢。